[激光脱毛后还会长吗]北京一小区厨余垃圾桶成一景 返现激励居民参与垃圾回收

时间:2019-10-10 16:51:18 星期四 作者:热点新闻 热度:99℃

粽子的来历

  降低分类难度 返现激励参与

  这里的厨余垃圾桶成小区一景

摆放在小区楼门前的厨余垃圾桶。

  拆开纸箱,压平捆好,称重后将环保金返还到居民环保账户中……昌平区东关南里小区分类回收员李万海,熟练地操作着上门回收可回收物流程。每天,这个小区中都会收集到一吨左右的可回收垃圾。

  在昌平区的273个小区中,进行着厨余垃圾与可回收垃圾的分类方式。厨余垃圾分类后集中收运,可回收垃圾经居民前端粗分,再经分类收运至分拣中心,最后再细分的全链条处理方式正在实践,居民平均参与率达到50%以上。

  厨余垃圾

  早上放门口 晚上取空桶

  北六环外的安福苑小区22号楼,16个单元门前都摆放着铁架子,由绿色、黄色组成的厨余垃圾桶置于架上,桶上贴着二维码和相对应的门牌号。

  居民张芳早上出门时将装有厨余垃圾的垃圾桶随手放在架子上,便不用再去理会。不一会儿工夫,架子上陆续摆放了七八个垃圾桶。

  早上9点,一名收运员对每桶垃圾逐一称重,以每公斤积一分的方式返还到居民环保账户中:“一个积分可以当5分钱使用,可以到小区内的超市直接购物。”

  小桶中的厨余垃圾,被收运员集中到大桶中,空桶便放回到楼门前的铁架子上。晚上下班后,张芳可以拎着空桶回家。

  “与撤桶定点交投相比,这个方式挺方便的,因为小区中撤掉了一些垃圾桶,扔垃圾需要走一段路。同时也不像定时交投的,上班族错过了这个收垃圾的时间,就比较麻烦。”小区曾尝试过定时定点厨余垃圾分类交投的模式,可参与居民不到20%,投递方式改变后,有近60%的居民参与到垃圾分类中。一名居民正在申请厨余垃圾桶,准备参与到垃圾分类中,“不麻烦,又能给环保做贡献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  “居民愿意付押金,就能说明他们有很大的分类意愿,只是需要一个大家既能参与,又不会因为分类过多影响他们正常生活的方式。” 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小区厨余垃圾每天早上9点收运一次,下午4点再收运一次,小区中共有128户居民,已有近90户居民领取了厨余垃圾桶,并交纳了20元押金。

  昌平区京科苑小区,同样进行着这样的垃圾分类方式。铁架上的垃圾桶数量在不断增加,居民陆续参与其中。一名居民表示,桶中可以容纳8升垃圾,足以应付一家人产生的厨余垃圾,“都摆在楼门前也是一个直观的刺激,大家都在力所能及地参与到垃圾分类中,自己也不能无动于衷。”

末端分拣流水线,对可回收物再细分。

  可回收物

  预约上门收 返现可购物

  上午11点,李万海的手机接到了公司派来的一条订单,一名居民预约30分钟后投递可回收垃圾,请他准时上门。

  李万海的工作就是骑着电动三轮车,穿梭在东关南里小区中,为居民上门回收可回收物:“每天要跑四五十趟,多的时候一天要跑七八十趟。”

  居民已经把分好类的可回收垃圾装在了一个蓝色大塑料袋里。进行称重后,李万海扫了塑料袋上的二维码,用户信息和这袋垃圾就关联上了。与此同时,16元环保金打进居民账户。李万海再将纸箱压平并捆好,以便于在运输中节省空间:“每公斤可回收垃圾,给居民返还0.8元的环保金,会马上到环保账户中。”

  负责该小区垃圾分类的北京爱分类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源鸿表示,现阶段使用二级四分法,“我们有一个详细的垃圾分类手册,除了厨余垃圾外,其他的大多数垃圾都可以看成可回收垃圾,投放到一个大袋子中。”

  东关南里小区的社区超市、果蔬店收银台前,都摆放着一个环保金的二维码,提示着居民可以使用环保金结账。超市工作人员表示,居民购物时经常使用环保金账户结账,每个月使用环保金结账金额在一万八千元左右。

  “每个小区都有一家合作的超市或果蔬店,居民的环保金可以无障碍地进行购物。”在徐源鸿看来,环保金不是向居民购买垃圾,而是对分类行为的奖励。如果居民在分类中做得不好,奖励则可能被收回。前期奖励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居民分类的意愿和行为,提高了居民的参与率:“东关南里小区有两千多户居民,参与的居民超过了八成。”

  从不挑食

  全品类回收 负价值也要

  可回收物、不可回收物、厨余垃圾有人管,大件垃圾、纺织、泡沫、玻璃等低附加值的垃圾,因为占用了较大空间、难以运输等原因,却成为一些小区十分头疼的问题。

  一名垃圾分类业内人士表示,厨余垃圾的收运,政府部门会为企业进行补贴;盯住纸板、塑料瓶等高附加值的垃圾,也是一些垃圾分类公司的主要做法:“在某种意义上说这不是垃圾分类,还是属于废品回收。”

  东关南里小区物业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床垫、沙发等大件物品,让物业公司很难处理,放在小区里占地的同时也破坏环境。

  在沟通调查后,徐源鸿决定照单全收,对覆盖范围内的生活垃圾包干,不管是高附加值的垃圾,还是玻璃、泡沫等低附加值,甚至负价值的垃圾。

  “居民参与到垃圾分类中,专业的分类公司也可以在这个体系中正常运转下去,不至于做着做着就死掉了。”在爱分类负责范围内的273个小区,以及许多商业单位中,每天可以回收600吨至800吨。在徐源鸿看来,前期居民只需将厨余垃圾单独装袋,对于可回收垃圾等也都在粗分后另行装袋。简单的分类方式,降低了分类难度,增加了居民参与分类的积极性。也可以保证垃圾的回收量,形成一个良性循环。

  李万海收运的可回收物,会清运到写着“可回收垃圾运输车”的封闭厢式货车中,货车在多个小区中循环收运,收满后便会驶向北六环外的一处厂房,“在一个资源相对集中的区域中,运输成本也会降低。”

  完整链条

  50类细分 95%可利用

  厢式货车的目的地是北六环外的爱分类分拣中心,成包的可回收垃圾被送至流水线上。

  十几名分拣员站在流水线两侧,对居民粗分的可回收垃圾再进行细分。每个分拣员周围均有四个方形大筐,流水线的皮带载着可回收物慢慢向前,分拣员则根据自己所负责的品类进行二次分拣。塑料瓶、纸箱、玻璃瓶、纺织物……被分拣至不同的大筐中,与传统的废品回收站不同,标准化的厂房车间里环境整洁,干净明亮,没有任何刺鼻的异味。

  在分拣中心一侧,纸箱、易拉罐、塑料瓶、塑料膜被打包压成了一个个一米见方的方块,最后分门别类卖给下游再生资源利用企业,等待被资源化利用。

  居民粗分的可回收垃圾,在分拣中心会被细分至50个小类。黄板纸、花纸、报纸、塑料瓶、玻璃瓶、易拉罐……徐源鸿表示,被细分的可回收垃圾,每样都能找到分别对应的资源化利用方式。“回收到分拣中心的可回收垃圾,95%以上可以达到资源化利用。”

  “从小区分类回收、封闭运输,再到精细分拣,形成了一个全链条。”徐源鸿表示,这样的模式可以更好地把控分类回收的质量,并且打通了整个收运链条。通过可回收垃圾资源化及衍生增值业务,垃圾分类回收企业可以实现自我“造血”,到一定体量规模以后,就不再需要外部“输血”补贴,从而达到市场化运营。

  同时,社区有运行好的垃圾分类模式,也能更好地保证可持续运营:“简单的干湿两分,像发快递一样的上门回收;封闭的运输过程,专业化的分拣,就像一条隐形的垃圾分类高速公路。”

  在实践了一年多之后,东关南里小区的垃圾分类也日渐成熟,厨余垃圾桶中几乎看不到其他垃圾,小区中的垃圾桶从160多个减少至80个,垃圾整体减量30%以上。本报记者 赵喜斌 文并摄